首页>快讯 > >>正文

比特币史上最大疑案:门头沟事件

2018-11-28   10:50    白话区块链

2014年2月,“门头沟”在网站页面宣布停止交易,并随后申请破产。“门头沟”被盗的比特币数量高达65万枚,即使按今天的价格计算,价值也有176亿人民币。

“门头沟”是位于日本东京的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MT.Gox的中译名。

早在2010年,“门头沟”就开展了比特币交易业务,是最早参与这项业务的平台之一。由于参与早,竞争对手少,当时一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,一时风光无限。

2014年2月,“门头沟”在网站页面宣布停止交易,并随后申请破产。门头沟”被盗的比特币数量高达65万枚,即使按今天的价格计算,价值也有176亿人民币。

今天,我们就回顾一下“门头沟”事件的始末。

 

 01  “门头沟,我们的钱去哪了?”

2014年2月14日,东京下起了雪。一位中年男子在一座写字楼前举着牌抗议。该名男子穿着深色牛仔外套,围着围巾,头上戴着帽子,在雪中显得有点孤单。他手上的牌子写着“门头沟,我们的钱去哪了(MT.Gox, where is our money)”。

 

微信图片_20181127220345

该男子名叫Kolin Burges‏,住在英国伦敦,是一名程序员。

当年1月,他把250枚比特币存到了“门头沟”交易平台。2月7日,“门头沟”交易平台发了一则公告,称由于技术故障,暂停提现。当时,市场传闻“门头沟”可能会倒闭,Kolin Burges‏没有办法,只能从伦敦飞到东京,去要说法。

“我只想要回我的比特币,或者“门头沟”能让人们相信他们有能力处理这些问题,能表明我们的资金还是安全的”, Kolin Burges‏对记者说。

Kolin Burges身后的白色建筑便是“门头沟”的办公所在地。

“门头沟”,在当年可是响当当的角色。在2011年7月之前,全球80%的比特币交易发生在“门头沟”交易平台,即使在2013年到2014年的熊市期间,“门头沟”的比特币交易量也占据了全球的70%,是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。

 

 02  《致爱丽丝》

2006 年,程序员Jed McCaleb创办了“门头沟”。在当时,这只是一个卡牌游戏的交易网站,门头沟”的英文Mt.Gox正是“Magic: The Gathering Online  eXchange”的英文缩写。

 

2010年7月,Jed McCaleb读到了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。读完后,他觉得人们需要一个平台来进行比特币交易,于是乎,“门头沟”开启了比特币的交易业务,算是世界上最早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。

微信图片_20181127220351

(图:“门头沟”网站)

2011年,Jed McCaleb把“门头沟”卖给了法国开发者Mark Karples。由于Mark Karples身材魁梧,比特币社区把他称为“法胖”。从此,“门头沟”进入了法胖时代。

微信图片_20181127220356

(图:法胖)

法胖于1985年出生在法国。1995年到2000年,他求学于普洛伊雷德布森学院;2003年到2005年,他在Linux Cyberjoueurs担任软件工程师和网络管理员。

 

同时,他还是一名PHP程序员。在《比特币的崛起》这部纪录片中,他说他更常用Python,但如果需要考虑性能的时候,他还是会选择C++。作为法国人的他,身上还有些浪漫,在镜头前弹起了琴,曲目正是贝多芬的《致爱丽丝》。

2009年,法胖创办了Tibanne公司并担任CEO;同年,他还搬到了日本。2011年,法胖从Jed McCaleb手中买下了“门头沟”,出任CEO。作为程序员,他也会参与到开发中去。

凭借着先发优势,“门头沟”发展顺风顺水,法胖还入选了加文·安德烈森(Gavin Andresen)发起的比特币基金会董事会。

 

03 

“如果你能当着法胖的面骂一句***,我就给你0.5个比特币”

然而,危机总是在不经意之间爆发。

 

从2013年6月开始,“门头沟”就暂停了客户提取美元。到了当年11月,用户提现经常被拖延,短则几个星期,长则几个月。2014年2月,用户越来越不满,一个在Bitcointalk上抱怨这个问题的帖子下面,有超过3300个回复。据说,当时出现了挤兑潮。

2014年2月7日,“门头沟”暂停了所有的比特币提现业务。2月10日,“门头沟”发表公告,称由于比特币的原因,导致无法提现,“门头沟正在跟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协作,一起解决这个问题”。

英国投资者Kolin Burges对这个声明以及“门头沟”的处理方式很不满意,他打算从英国飞一趟日本,希望“门头沟”能给个说法。他在Reddit上发了篇帖子说了此事,下面有人回复说“如果你能当着法胖的面骂一句***,我就给你0.5个比特币”。

2月14日,Kolin Burges‏真的出现在了“门头沟”的办公楼前。他搭起帐篷,准备长期作战。大约9点多,法胖出现了,他穿着短袖,打着伞,手上拿着星巴克咖啡,刚好被Kolin Burges抓了个正着。Kolin Burges上前质问,法胖则打着官腔,敷衍回复,匆匆进入大楼。

微信图片_20181127220401

2月17日,“门头沟”再次发表声明,称他们还要解决安全性的问题。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的邮件采访时,法胖拒绝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做出评论,他也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日期:提现什么时候可以恢复。

CoinDesk的一份调查显示,3000名用户中,68%仍在等待“门头沟”的资金,平均等待时间在1到3个月,超过21%的用户等待时间超过了3个月。

2月20日,出于安全考虑,“门头沟”把办公室搬到了涩谷。由于对“门头沟”事件的担忧,当天比特币的价格下跌了20%。

2月23日,法胖从比特币基金会董事会请辞,当天,“门头沟”推特上的所有帖子均清除一空。

2月24日,门头沟暂停所有交易,几个小时之后,网站下线,只留下一个空白的页面。一份泄漏的材料称,“门头沟”有744408个比特币被盗,公司已经破产。

有消息说,法胖在最后几个星期里,一直在寻找外部资金。法胖找过几个跟他关系比较近的朋友,商量着如何能让“门头沟”继续运行下去。他们商量出了一个方案,准备找几个人寻求帮助,包括Barry Silbert、Second Market 的首席执行官、Winklevoss兄弟。

但是,这份方案却被泄漏了出去,于是网上纷纷出现流言,“门头沟”已经无可挽救。

2月28日,“门头沟”向东京申请破产保护。

微信图片_20181127220407

(图:“门头沟”申请破产保护)

“门头沟”称,丢失了用户的75万枚比特币以及交易平台自己的10万枚比特币。这85万枚比特币占当时比特币流通总量的7%,按今天的价格计算,价值超过255亿人民币。

 

这也是目前为止,金额数最大的比特币失窃案。“门头沟”发表声明称,“公司相信,这些比特币有极大可能性是被盗了”。

“他们一直在寻求解决办法”,比特币耶稣Roger Ver事后说道。比特币耶稣跟“门头沟”关系不错,跟法胖也是好朋友,他在“门头沟”还放着24000枚比特币。

3月9日,“门头沟”向美国提出破产保护;3月20日,“门头沟”在网站上称,他们在一个旧钱包里找到了20万枚比特币,比特币失窃的数量减少到了65万枚;2015年4月,东京安全公司WizSec得出结论,称“门头沟的比特币从2011年底的时候就开始被偷了”。

8月,法胖被日本警方逮捕,被指控欺诈、挪用公款以及操纵“门头沟”电脑系统。这些指控与65万枚比特币被窃事件并无直接关系。

 04  曲奇饼

这就是当年震惊世界的“门头沟事件”。

 

“门头沟”倒闭之后,不少“门头沟”的前员工说,“门头沟”的运营管理十分混乱,缺乏安全措施,还有员工说法胖很少跟同事社交,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,都只有工作。

“门头沟”的前员工Thomas Glucksmann,曾批评法胖对曲奇饼的兴趣大于对比特币的兴趣。

“他雇了一个曲奇饼专家来当大厨,还花了好多钱买了一个专门做曲奇饼的烤箱”, Thomas Glucksmann对媒体说道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曾发表过一篇文章,称法胖花了35000美金买了一个烤箱,花了23000美金买了一台咖啡机。这些都被外界当作法胖不务正业的证据。

2016年7月,法胖保释出狱,但仍不能离开日本。在监狱里,他4个月瘦了35公斤。事后的一次采访中,法胖说,当知道“门头沟”被黑的时候,“感觉就像从楼上掉下来一样,显然,很快就要着地了,感觉我快要死了”。

2018年,出狱的法胖在Reddit上做了一期“AMA(Ask Me Anything,问我任何事)”。当时,法胖表示自己十分抱歉,只求能挽回大家的损失。

我内心还是一个工程师。我想去建造事物,我喜欢看到我建造的东西是有用的,人们喜欢用我建造的东西。从第一天起,我的动力就是推动技术的可能性,这也是最初我参与到比特币行业中来的主要原因。当我接手“门头沟”的事后,我从未想到事情会以这种方式结束,我对发生的事,受到牵连的人都感到无比抱歉”。

 05  一个悲伤而又肮脏的故事

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结束。

 

在日本生活、工作的瑞典人Kim Nilsson也是“门头沟”的受害者之一。当发现自己在“门头沟”的比特币提不出来时,他很崩溃,“还有王法吗?还有法律吗?”

微信图片_20181127220412

(图:Kim Nilsson)

但是,与Kolin Burges选择去抗议不同,他选择了另外的做法。他跟另外两名受害者Daniel Kelman和Jason Maurice,组建了“WizSec”公司,专门调查失窃案。

 

虽然Kolin Burges有两位伙伴,但基本上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做技术方面的活。白天,他还要去上班,只能晚上在自己的住所里,用网上买来的破电脑做调查。

Kolin Burges自己开发了一个程序,用来搜索每个交易的输入、输出地址。Kolin Burges还拿到了“门头沟”泄露到网上的一部分数据库信息,“其中包括交易、提款、存款和用户余额的隐私记录”。

终于,他获得了近两百万个与Mt.Gox交易平台相关的地址。但是,他并不知道这些地址是谁的。

为了弄清楚这些地址是谁的,他们需要知情人的帮助,于是,他们使用了激将法。Daniel Kelman开始在网上指责法胖贪污了那些钱。因为法胖也想查清真相,还自己一个清白。于是,法胖同意和Daniel Kelman、Kim Nilsson见面,并帮他们了解完整的“门头沟”地址。

即便如此,Kim Nilsson还是无法找出到底是谁做的。

后来在一次分析中,Kim Nilsson从一条交易中发现,该交易附带了一条信息,上面只有三个字母“WME”。这成了当时唯一的一条线索。

在一系列调查后,Kim Nilsson发现,WME与一家在莫斯科经营数字货币交易的公司有关。“2011年,WME曾出现在BitcoinTalk的董事会上,当时还曾在BitcoinTalk的公告板上表示‘您好,我从事货币兑换已经有10多年时间了。现在,我开始使用比特币,我可以兑换任何东西。如果有大笔资金兑换,我会优先考虑。’”。

那么,这个WME到底是谁呢?WME平时十分小心,找不到什么资料,但还是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2012年,一个名为“WME”的账户在网上发了一条帖子,声称“另一个交易平台正在用我的钱诈骗和逃跑”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个“WME”还贴出了一些信息,其中包括了他数字货币地址:一个“VINNIK ALEXANDER”名下拥有的账户。

“VINNIK ALEXANDER”这个名字浮出水面。

Kim Nilsson将这个名字传给了美国国税局IRS的代理人Gary Alford。此时,已经是2016年的夏天了,距离“门头沟”申请破产已经过去两年了。

2017年7月27日,经过几年的调查,WizSec发布调查报告,摘要如下:

2011年9月,“门头沟”热钱包的私钥被盗,黑客不停地使用此私钥偷窃比特币,并把这些比特币转入“VINNIK ALEXANDER”控制的钱包。到2013年中,黑客已盗取了63万的比特币。当比特币进入“VINNIK ALEXANDER”控制的钱包后,多数被转入到交易平台。“VINNIK ALEXANDER”处理的比特币不仅包括“门头沟”被盗的比特币,还包括Bitcoinica、Bitfloor被盗的比特币。
2017年7月,美国当局在希腊逮捕了俄罗斯人Alexander Vinnik。

 

微信图片_20181127220418

(图:Alexander Vinnik被捕)

 

 

 06  影响

虽然Alexander Vinnik已经被逮捕,但事情还没有完全大白于天下,案件仍在审理当中,“门头沟”的破产程序也依然在进行。有消息称,“门头沟”将于明年,也就是2019年,赔偿用户们的损失。

 

由于“门头沟”当时的地位与影响力,被盗比特币的数量之大,对当时比特币的价格造成了极大冲击,同时还对人们的信心造成了极大冲击。当时,社区内不少人对比特币心灰意冷。

“门头沟”事件之后,交易平台被黑事件仍时有发生:

2014年3月,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被盗;2015年1月,世界第三大比特币交易所Bitstamp被黑;2015年2月,比特儿交易平台被盗;2017年,韩国交易所Bithumb遭遇两次黑客攻击。
安全,依然是数字货币行业的一个重大痛点。

 

后来,Kolin Burges‏办了一个“门头沟”抗议网站,专门发表“门头沟”抗议的内容以及案件的最新进展。该网站最新的一篇文章是2018年10月18日发表的,“记得在10月22日前提交你的民事再生(Civil Rehabilitation)声明”。

Kolin Burges‏依然在等待法律帮他挽回损失。

 返回首页>>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