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讯
首页>经济 > 宏观 > >>正文

救救农村!

2017-07-06 17:08:51 来源于
近年来读过不少回乡见闻,多数作者都不看好农村的未来:空心化、老年化、百业凋敝、垃圾围村、衰落、即将消失等等描述不一而足。那么农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境况,到底有没有未来,如果有的话,是一个怎样的未来?
   
  在城镇化的大潮下,很多村里的年轻人都去了城里,只剩下老人和小孩,但是有的农村也正在发展乡村经济,或建设旅游景点,另外一些农村则在两者之间徘徊,不知何去何从。
 

  农业贷款问题

  从作者书中的报导来看,顾山村经济发展的瓶颈是贷款问题。很多人都因为贷不到款而不能扩大养殖业,导致生活过得比较紧巴。其实政府已经提供多项贷款,比如农村妇女创业贷款、“双带”资金(一个党员带两户农民,有资金协助)、农村信用社贷款、邮政银行贷款、农业银行的职工担保贷款。但是由于僧多粥少,贷款分不到几户就没有了;另外大多数农户并没有公务员或教师等亲戚可以担保。再加上各种各样的限制,农民得到的贷款远远不足以帮助他们发展(第60页)。

  有些时候则是贷款的组织与管理不到位。比如张鹏想利用邮政银行的“三户联保”贷款,但是“知道这个信息时已经太晚了,又一直找不到愿意互保的邻居,结果没有贷成”(第149页)。 为什么当时没有通知到每家每户呢?姬秀莲一家找来保人之后,上面又说“要由村上来找保人”,拖来拖去,没了下文(第143页)。这些情况,党支部和村委会有没有出面协调呢?

  张世旦因为不知道银行规矩改变没有按季清还利息,“糊里胡涂地被银行列入了黑名单”,再也没有办法贷到款(第172页)。银行为什么没有将规则的改变通知给每一个客户呢?如果不能扩大生产,每年的收入只能维持生活,那么又如何还贷呢?本金和利息(5%到10%,顾山村民通常可以拿到5%的利息)加在一起,欠账不是越来越多、穷者更穷、永无出头之日吗?张桂芳一家也因为没有及时还清贷款而被列入黑名单,5年内不能再贷款。类似的情况还有张平,多年前贷了一万元,未能及时偿还本息而被列入黑名单(第180页)。养殖大户张万仲贷到了“三户联保”款,张建福贷到了公务员担保款,但是两人都感到还是不够满足扩大生产的需要(第162页)。这些情况,党支部和村委会有没有帮助解决呢?或许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吗?

  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“推进贫困县涉农资金整合,强化资金和项目管理”。农业部长韩长斌在解读李克强报告时也说要解决“农业贷款难、融资贵、保险少的问题”。比如无论是土地经营权,还是农业生产设施和大型农机具都可以抵押。无论是否贫困县,都有一个资金整合与管理的问题。关键是什么措施,是否有效。至少我们在《老乡》一书中看到的措施并不少,但是效果并不好。《老乡》一书也提到“最近上面推出了许多鼓励放开民营金融结构的政策,这让顾山村民似乎看到了贷款的希望。村里的干部也感觉可以松口气了……不用担心为贷款的事情被村民骂了(第198页)。但是,如果以前做得不好,我们怎么能知道今后就能做好呢?另外,如果给外国的援助经常都可以不要利息(无息贷款),有时候干脆减免债务,那么为什么对内的贷款和债务问题不可以考虑实际情况,酌情实行类似的政策呢?

  总之,关于农业贷款问题,本书给大家留下不少疑问。政府和民间社会都有道德义务去思考解决的方案。

  农民工问题

  农村的问题还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面向是农民工问题,这在《老乡》一书中也有很好的描述,让我们感到如果农民工的境遇好一些的话,农村的问题也会减少很多。在这30多年的发展中,似乎多数农民工并没有能够积累什么财富,这便制约了他们的可持续发展。第一是活累,第二挣钱少,第三有时候干了活但是拿不到工钱。顾山村的张万武在陕西的干县、礼泉等地都割过麦子。因为他身体好,一天能割两亩麦子,每亩挣七八块钱,一次干十几天,活累钱少。有一回给人割了半天麦子,最后却找不到主人家,工钱便拿不到(第83页)。2006年,张鹏戴着老婆孩子去彭阳县打工,经常吃不饱饭,一碗饭三个人推来推去,尽量让别人多吃一口。后来他们又到煤矿打工:张鹏下煤窑挖煤,老婆马梅给矿工做饭。但是工资很低,三人勉强过活(第146页)。

  在银川打工的张平,每天早上6点起床,草草吃两个馒头就是早餐,工作到12点才能休息。午饭后两点上班,一直工作到晚上7点。夏天还要延长半个小时。一个月老板才个大家改善一次伙食,吃一次肉。张平没有被欠过工资,但是挣钱很少,零花够用,但是基本上被用来看病了,并没有储蓄(第176-79)。赵银明十多年来“年年在外打工,去过很多地方,做了很多活儿,吃了很多苦,但没落下钱”。赵银明做包工头时被欠了6万元:老板不敢欠工人的钱,但是敢欠包工头的钱,打了40天工没有赚到钱(第182-83页)。张治忠也有类似经验(第153-54页)。张治忠13岁时(1984年)和小伙伴张万文到青海打工,为老板挖金矿,早上6点开始干活,晚上8点才能休息。老板说每天给8块钱,但是干了三个月,一分没有拿到,最后不得已冒险逃走,还差点被老板抓回去(第150-51页)。

  我们来设想一下,假如这些农民工没有被欠工资,假如他们在吃饱饭之后还能有些积蓄(包括养老金、公积金之类的储蓄),那么他们在回到村里后生活还会这么拮据吗?再假如他们能够在城市体面地生存下来,甚至还可以接济在农村的亲友,农村会像现在这样困顿吗?

  2017年3月5日,央视财经频道播出了《城市梦想》第三集《父亲》,讨论欠薪问题。中央党校教授卓泽渊在写给栏目组的一封信中说,“没有农民工,就没有今日中国的现代化。他们是中国城市现代最大的付出者,有时还是最大的牺牲者。但是谁来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?……他们的户口问题、购车问题、购房问题、医疗问题、养老问题……正是这些最辛劳的城市建设者,在城市中被活生生地当着异邦人,承受着二等市民、三等市民的待遇,我们真的公正么”?“历史会记住农民工的贡献,我们欠农民工一个公正的制度安排”。历史会记住他们吗?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公正的制度安排呢?

  小孩上学问题

  顾山村有小学1年级,5个学生,还有一个学前班,15个娃娃,但是只有一位老师,叫张万钧。张老师已经在顾山教了40年书,一段时间要同时教1-3年级,三个班。有6位小孩要到前面提到的上马洼小学翻山越岭去上学,学校有活动时早上5点就要出发(第41, 97-105页)。平时都是早上5点起床,晚上6点回家。姬秀莲说,“要是下雨下雪就惨了,娃娃才八九岁,受罪咧”(第139页)。中学是沟口学校,可以住校,一两个星期回家一次。但是小学生的上学毕竟是个问题,尤其是每天要翻山越岭的孩子们。那么能不能将路修的好一些,能不能有校车接送?或许是因为城镇化指标问题,地方政府似乎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不想在农村投资。

  在联产承包那些年,好多孩子都辍学回家务农,所以,村里有很多中年人不识字。即使后来家里可以供孩子上学,也是先紧着让男孩子上。如果带着孩子去打工,到处流浪,孩子学上不好,放在家里也有很多困难。尽管村里也出了几位大学生,但总体教育欠账很多(第153,180,183页)。中学学费8000多元一年,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。

 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2017年要“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”,有没有包括顾山村的公路建设呢?在今年两会期间,习近平说他看到四川凉山州的悬崖村的照片,村民(其实主要是小孩子上学)出行要爬藤梯,感到“揪心”;现在修了铁梯,心里“稍稍松了一些”。的确只能稍稍松一些,因为爬铁梯也很危险。为什么不修路呢?另外,中国目前经济实力如此强大,为什么实行9年而不是12年义务教育以减少农民的负担呢?

  医疗问题

  “小病拖,大病扛;住上一次医院,三年活白干;十年努力奔小康,一场大病全泡汤”(第39页)。这是顾山人对自己医疗状况的描述。村里有好几位30多岁的脑膜炎后遗症患者,都是因为小时候得病,没钱治,医疗条件也不好,人活了下来,脑子却落下残疾(第95页)。哈如梅老太太(70岁)的大女儿就是这种情况: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哈如梅照顾(第72页)。那么哈如梅百年之后呢?除了家里人可以帮忙之外,社会能否给以适当救助呢?马梅因为丈夫张鹏重病,自己除了给丈夫看病以外,还要照顾孩子、种地、养牛、养羊。骑摩托车出事,左胳膊摔断,无钱治病,吃了一盒三七片凑合,结果胳膊到现在都没有长好(第146-47页)。

  如果得了大病,“农村合作医疗的份额根本不够治病,农民们要么倾家荡产,到城里求医,要么干脆放弃治疗”(第39页)。这不也是其他地区农村的写照吗?城里人也是这样的吗?如果不是的话,正如前面中央党校教授卓泽渊所说,我们是否欠农民一个公正的制度呢?

  结论

  总之,面临所有这些问题,除了制度需要改革之外,还应该调动社会的力量。比如顾山村的清真寺,在村民的生活中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村民们集体选出的马西平阿訇威信很高,他和队长张万平一起解决了不少邻里和家庭的纠纷(第50, 66页)。现在中国农村其他地方的宗教也很发达,为什么不可以充分利用宗教的社会功能,和公权力一起,共同协商,来解决农村面临的诸多问题呢?

  如果说《老乡》一书有什么缺点的话,是关于村支部和大队的运作情况没有太多的描述,比如支书的选举、大队长的选举、有无村委会、他们和乡与县里的关系、村里有无农业生产合作社、效果如何等等。宗教的作用也可以再深入讨论。公权力和民间社会的互动需要进一步讨论,比如搬迁、贷款、乡村建设(农村的产业发展、能否建养老院、如何保育农村的文化遗产)等问题有无一个协商机制、决策机制?

  但是无论如何,吕延涛先生的这本书,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农村的发展现状、思考农村发展的路径、做些持续的努力去帮助农村走向现代化,贡献良多,非常值得大家关注。书里提出的问题,也是其他大多数农村所面临的问题。希望通过政府和民间共同的努力,农民们能够在自己“家门口过上好日子”,外出打工的农民也有一条回家的路,那个充满“踏实、温暖、亲情”的家(第198-200页)。

  一个既有“面子”又有“里子”的城镇化非常需要,但是更多的努力或许应该放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上面,实现乡村城市化、城乡一体化。这是可以做到的,也是应该做到的。

责任编辑:李文
推广

财经讯微信

2017年07月06日 03:39
【沃尔沃彻底中国化:宣布2019全面电气化战略,终结纯内燃机时代】在电气化这个道路上,沃尔沃跟得很紧,正试图抓住下一个“中国时代”,这样的策略,很有见地。
2017年07月06日 03:28
【涉及2,000万辆车,质检总局约谈大众、通用,不满小规模实验性召回】7月5日,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就气体发生器破裂问题集体约谈大众、通用、奔驰公司,通报高田气囊气...
2017年07月05日 02:21
【通用汽车发布6月在华销量数据,雪佛兰涨幅最低】通用汽车7月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6月,通用汽车及其合资企业在华零售销量同比增长4 3% ,达...
2017年07月05日 01:29
【李彦宏乘坐百度无人车前往AI开发者大会,全程不碰方向盘】在2017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,百度董事会副主席、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在介绍百度无人驾驶平台...
2017年07月05日 09:28
【财险监管升级,互联网保险生长模式或生变?】今日,保监会发布公告,称近日印发了《关于开展财产保险公司备案产品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》,对财...
2017年07月04日 10:58
【财险产品临整治,炒概念、噱头险成处查重点】今日保险行业要闻,监管层面消息频出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,提出支...
2017年07月04日 08:41
【上汽奥迪传得有多勤,其中的变革就会有多远】上汽奥迪项目组解散的传闻被否了。
2017年07月04日 01:18
【转型之路,凤凰汽车内容负责人王巍赴任小米汽车事业部】这是又一例传统汽车媒体人转型科技公司的案例。
2017年07月04日 09:58
【黑客横行网络安全险遇热,但销售遇冷前景难改惨淡】今年,来自黑客网络的攻击在全球范围内持续不断,5月肆虐全球的WannaCry 阴影还在,新一代勒索...
2017年07月04日 09:47
【陈文辉调研保险机构,强调落实1+4系列文件】今日保险行业要闻,监管层面,近日,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先后赴中国人民保险集团、中国人寿保险集...